歡迎您訪問貴州自考網!  今天是 考生中心 登錄注冊  網站導航

貴州省自考網

發展中國家對跨國公司直接投資的管理

來源:貴州自考網 發表時間:2018-05-24   【 【貴州自考網:貴州自考考試第一門戶網】


[b] 一、跨國公司對發展中國家的作用[/b]  1.引進資金。發展中國家往往要保持高速的經濟增長,這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在“比較優勢”理論下,國際援助、政府間貸款等方式或金融市場等是發展中國家獲取外部發展資金的主要來源。但是,開放型經濟給予跨國公司發展的空間,其直接投資則成為發展中國家獲取外資的主要來源之一。跨國公司的直接投資降低了東道國融資的風險,因為直接投資沒有還本付息的規定,從而投資風險轉移到了跨國公司手中。更多依賴外商直接投資對于發展中國家總的來說是好事,因為外國投資者往往做長期承諾,而且與債務持有人相比更能夠容忍短期困難。   2.引進技術。技術引進往往是發展中國家實施趕超戰略的手段之一。跨國公司為發展中國家的技術引進提供了便利的通道。首先跨國公司到東道國直接投資需要的機器設備是跨國生產所需的。但是,即使沒有引進先進的機器設備,跨國公司只是經營東道國的工廠和企業,效益也會提高,原因在于跨國公司帶來的技術除了硬技術,還有軟技術,例如,先進的管理制度能夠提高生產效率。更重要的是,跨國公司的技術是附著在人身上的,所以,從廣義的角度講,跨國公司的人才和技術引進使得發展中國家既可以從跨國公司獲得技術來彌補技術落后的不足,也可以利用跨國公司彌補人才的不足。   3.跨國公司直接投資的擴散效應和外部正效應。一方面,跨國公司的技術和人才引進通過運行網絡向上游(即原材料供應商)和下游(如銷售商)擴散。由于跨國公司的運作有嚴格的規格和標準,因此給予上游供應商和下游銷售商嚴格按標準供貨和銷貨的約束。無形中提高了其上游和下游網絡的技術和人才水平。另一方面,跨國公司培訓的人才對發展中國家有很強的正外部效應。跨國公司職工或管理人員“跳槽”和獨立創業都使跨國公司的技術和管理不可避免地外泄。給社會帶來正向的外部效應。   4.跨國公司的“學習曲線”效應:提高發展中國家的產業競爭力。跨國公司的生產經營者還為發展中國家的企業帶來了示范效應,大大提高了其產業競爭力。很多發展中國家借助于跨國公司的國際市場網絡大大提高了出口能力。   除了上述渠道,發展中國家還充分利用跨國公司的其他生產要素,以做到雙贏合作。但是發展中國家利用跨國公司提升本國的經濟也是有條件的。跨國公司到發展中國家投資,并非出于道義和政治考慮,而是出于其全球性戰略的動機。跨國公司的全球性戰略是其全國戰略的延伸,其本質是在全球范圍內有效配置資源以獲取最大利潤。因此跨國公司的投資一般流向企業交易成本低或存在優惠的國家。而發展中國家為了達到充分利用跨國公司發展本國經濟的目的,勢必付出一定的代價,協調跨國公司和國家的利益關系,尋找一個平衡點,以達到雙贏互利的目標。   二、跨國公司的本質及其與發展中國家政府的關系特征   一國政府是經濟的制定者和實施者,政府制定經濟政策的目的,是為了實現即定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目標:經濟發展、充分就業、價格穩定和國際收支平衡。而跨國公司首先是作為經濟人的企業,其目標是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是它又是一種全球化的企業,其生產、貿易活動是跨越國界的,因此模糊了它的國民性質,使之帶上了新的全球性的特征。   1.跨國公司的全球化戰略及實質。主流經濟學派從價格和資源配置的角度,在傳統的價格體系框架內看待私人的外國直接投資,他們認為,廠商的設置地點和組成、有關商品和勞務的價格和分配取決于市場力量,把跨國公司簡單地看成是由資本收益的國際差別所決定的資本跨國流動。制度經濟學派則從經濟組織的角度看待跨國公司,海默(1960)認為,從事外國直接投資的廠商的動力主要是特定市場的競爭條件,而不只是利率差價。跨國公司作為管理組織在全球范圍內實施競爭戰略。跨國公司全球化競爭戰略的實質是壟斷市場,實現全球范圍內的利潤最大化。跨國公司的投資可能形成對某一商品市場,特別是市場價格的壟斷,這將在一定程度上給東道國帶來很大的影響,妨礙政府目標的實現。例如:中東國家由于跨國公司的壟斷,經濟命脈掌握在跨國公司的手里,限制了政府調節經濟的作用。   2.跨國公司通過游說和“投票”機制,削弱政府對經濟的控制權。跨國公司進入東道國投資,把東道國作為其全球化戰略的一環,充分利用東道國的各種優勢以及全球網絡間的協同效應來實現全球利益的最大化。為了達到跨國經營的戰略目標,跨國公司必須通過政治影響、政治壓力和政治優勢,才能取得和保持有助于實現其擴張、降低成本的國際性網絡,以實現全球性戰略。   首先,跨國公司是資源配置全球化的載體。跨國公司從東道國獲得對各項資源的主導和控制,并通過自己的全球生產和貿易網絡重新配置,其次,跨國公司迫使東道國政府制定對外資的優惠政策,比如減免稅收等優惠政策。再者,跨國公司游說政府建立寬松的市場環境和投資環境。跨國公司游說東道國政府,創造有效率的市場和公平、自由競爭的制度,否則將資源轉移向其他國家。跨國公司還以他們的實際行動“投票”。如果東道國的政策對他們不利,即使其他的機會有限,他們也會轉向能夠給他們提供更好前景的政府。   3.跨國公司的融資活動增加了金融風險的可能性。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而跨國公司的各種行為都有帶來金融風險的可能,使一國的金融體系受到破壞,甚至引起整體經濟的動蕩。跨國公司的間接投資規模巨大,并且由于跨國公司出于投機需要進出市場,使間接投資具有一定程度的投機性,容易造成金融市場的混亂。另外,跨國公司的利潤匯出及轉移,會使國際收支平衡失調,從而引發金融危機;三是跨國公司為跨國界的企業內部交易制定轉移價格,隱蔽地將稅前利潤轉出東道國,使其總的稅后利潤最大化,影響東道國的國民福利和政府財政收入,并產生誘發金融風險的因素,四是跨國公司的撤資容易引發金融市場的混亂。   4.跨國公司通過母國政府干預東道國政府的經濟決策和運行。由于跨國公司多來自于發達國家,而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把尋求利潤的眼光投向世界各地,本國投資再生產逐漸淡出,大量資金、技術投向國外,甚至公司總部也遷往國外,使發達國家喪失了大量的就業崗位,造成失業率增高,尤其是大量的稅收流失,財政難以維持高福利的社會保障體系,因此大量削減福利開支,這些勢必激化民眾與政府的矛盾,使政府的合法性受到懷疑。為此,發達國家在制定全球化的游戲規則時不得不力圖解決這些矛盾。許多國家制定了一些條款來限制跨國公司的活動范圍,使其在參與全球化進程中朝著更有利于本國利益的方向發展。   5.對發展中國家自主性的影響。發展中國家通常發現,跨國公司的活動常常與本國的對外政策相抵觸。跨國公司追求的是利潤最大化,而東道國除了考慮經濟增長問題,還要考慮社會的穩定、公平、民族工業的發展及社會可持續發展等問題。跨國公司反對東道國政府的政策,他會做出限制或關閉當地生產而在其他國家生產的威脅。對于一些缺少社會責任的跨國公司,衛生要求、勞動安全、福利環保標準低的國家比較有吸引力。因此,想吸引外資的發展中國家很難設定這方面的高標準。跨國公司在財政和稅收優惠方面還能與東道國討價還價。   另外,跨國公司的國家貿易多為企業內貿易。由于企業內貿易屬于企業內部的事務,與國家間貿易不同(國家間貿易可以通過金融、價格、匯率等宏觀經濟政策來調節并有效預期),政府不能明確地預期金融和財政政策對跨國公司的影響。   此外,跨國公司利用企業內部貿易的“轉移價格”來逃避稅收,跨國公司通常從工業國出口半成品到發展中國家,然后在那里加工成品在市場上出售,如果工業國實行低稅收政策,而發展中國家實行高稅收政策,那么跨國公司就提高轉移價格從而宣稱在工業國(母國)獲得高利潤。這樣,跨國公司避免了總稅單的增加,提高了稅后利潤,而工業國和發展中國家都會發現財政收入與預期的正好相反。   再者,通訊的全球化,尤其是國際互聯網的出現,使政府很難控制跨國交易,很難可能損害國家穩定和安全的信息的跨國界流動。國家控制邊界信息流動的自主性大大削弱。   跨國公司給予東道國政府的上述壓力迫使東道國政府修改政府管理方式、市場管理范圍以及勞動用工制度,甚至迫使政府修改或制定相應的政策來應對跨國公司的游說。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政府的權力,約束了政府的經濟管理范圍和方式,甚至削弱了政府的經濟控制能力。即使在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政府也面臨著全球化帶來的種種壓力。   三、全球化背景下發展中國家對跨國公司的管理政策   政府和跨國公司的關系表明:首先,跨國公司對東道國經濟基礎的影響是正面作用和負面作用的統一,制定對跨國公司政策的目的就是盡量減少副作用,利用跨國公司的優勢為本國經濟發展服務。其次,政府對跨國公司的管理是有限度的,它直接受到其他國家跨國公司政策的影響和制約。第三,決定跨國公司與政府合作的主要因素是各自擁有的優勢。對我國來說,是否對外國資本有吸引力取決于一系列因素,包括經濟增長潛力、市場潛力。基礎設施狀況、貿易壁壘、生產經營環境、政策的穩定性和對外開放政策等。   在封閉經濟下,發展中國家為了維護國家利益,國家設置各種貿易壁壘和投資壁壘,保護國內市場不受外來競爭者侵蝕,同時支持本國企業發展,支持他們占領國內市場。發展中國家發展戰略,旨在最大限度地利用國內現有資源,傾向于實行“進口替代”,“出口導向”的對外政策。在開放經濟下,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戰略做出重大調整,由封閉式發展轉向在充分利用本國資源的同時,充分利用國際資源,在開放經濟中增強國家的競爭能力。維護國家利益的手段也由過去的以貿易和投資壁壘為主,逐步轉變為以改善投資環境,降低交易成本,促進資本、技術和專業人才向本國流動,并增強“本土”各種類型的企業競爭力為主。與此相適應,政策重點轉向在本國創造、有效率的市場環境,特別是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為主。   1.更新反托拉斯政策,防止不正當競爭。跨國公司的合并和其他行為可能會導致明顯的成本節約,但在全球提高企業效率的壓力給其帶來負擔。反托拉斯法劃定相關市場的重要任務就是要確定適當的競爭地理分界線,需要改變傳統的關于市場范圍的概念。在全球市場中,原有的認為在國內可能相當集中的產業可能并不是很集中。如汽車、鋼鐵、化工等行業。目前在許多相當集中的產業中,當地公司正在與可能比他們大得多的外國公司展開直接的競爭。國外政府還可能對國際貿易進行干預(包括對本國公司的補貼及時外國競爭者的限制)。   另外,應該完善市場機制,采用適當的競爭政策。加強跨國公司之間的競爭,防止跨國公司的壟斷或不正當競爭。   2.培育和完善符合全球化規則的市場體系。經濟全球化要求參與成員國增加其政策的透明度和外貿政策法規全國的統一性,必然對目前國內自成體系和按“條塊”分割形成的經濟格局產生巨大的沖擊,這有利于打破地區封鎖、地方保護主義和行業保護主義,促進公平競爭,從而推動國內經濟秩序的整頓和統一,規范全國性市場體系的建立,逐步建立適應國內外兩個市場變化和資源有效配置要求的機制,打破壟斷和割據狀況,并使競爭范圍不斷擴大,競爭手段日益多樣化、科技化。   3.提高“政府競爭力”。由于各國的管轄權內規制公司行為的法律和標準不同,這形成了跨國公司設址的決定性因素的部分,也形成了他們開展業務的類型和他們建立的聯系。由此,跨國公司能夠從一個廣泛的規制框架序列中做出選擇(一個最優選擇模型或其他理論,如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公司有不同的最優選擇標準)。并且他們有時能夠暫時“離岸”或與在規制框架限制內更有優勢的公司組成短期的戰略聯盟來避免他們認為是“懲罰性”的政府規制。因此,發展中國家政府充分利用跨國公司的過程實際上也是政府之間競爭的過程。   跨國公司可以策略地運用一個國家的一組規則對抗另—個國家,各國的政治和法律差異以及各國針對跨國公司的相關政策和行為標準增加了跨國公司的討價還價能力,這代表跨國公司和主權國家的對抗。國家在有關關稅、法律、金融、競爭、勞動、環境保護、消費者權利、稅收和利潤轉移方面的差異都被跨國公司仔細權衡,在決定在那里開展業務時,上述條件越來越被看成“政策環境”。因此,發展中國家為了吸引跨國公司的投資,往往進行政策競爭,但是,特殊的優惠政策和特別激勵有可能導致主權削弱。激勵性政策也可能導致發展中國家為了爭奪跨國公司投資的不必要的高代價的和無效的競爭。各國有必要通過法律協調,進行跨國界或超國界立法規制跨國公司。   4.積極參與地區性協議和跨國立法。迄今為止的證據表明,管理跨國公司的超國家準則是可能的,也許最初是在一個地區的基礎上。首先參與小范圍的地區性協議,然后再討論全球性協調。積極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發展中國家就能掌握較大的主動權,在國際跨國公司規制中維護本國的利益,避免處于不利地位。


TAG標簽:

與"發展中國家對跨國公司直接投資的管理"相關的文章

貴州自考便捷服務

貴州自學考試專題

更多>>
混合过关规则